《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播出了第三、第四集,郭東延的特別出演引起了相當大的討論度,

雖然第三、四集分別有主題為「樹林中沉睡的魔女」、「喪屍小孩」,

但我認為基本上兩集主要的故事架構都建構在「喪屍小孩」下,

兩集劇情也都呈現了父母與子女之間匱乏的情感所帶來的傷害。

 

第三集一開始,承接著第二集紅舞鞋的故事,高文英穿著紅色高跟鞋道城津市的沒關係病院找鋼太,因為太喜歡鋼太了。

高文英對鋼太說:「我覺得很神奇,你長大了呢,這種程度不叫成長,應該稱之為進化。」

其實這一句話我覺得也是呼應了第四集高文英與鋼太互動過程中曾對鋼太說:「我覺得你比我更像小孩子。」

從一開始,高文英就覺得鋼太是個極需被愛的人,內心還是個小孩,

因此看到小時候總是跟在自己屁股後面的鋼太已經「進化」成大人了,又長的很好看,覺得相當神奇且有意思,

只是文英不覺得鋼太的內心有跟著外表有所成長,所以用了「進化」這個字眼,

而這樣看待一個人的方式,也跟文英的個性與價值觀有關係,她習慣把人與人的關係拿來當作物品般的比擬,

所以文英也不諱言地跟鋼太說:

「因為你長得好看,就像包包鞋子一樣,覺得好看就想擁有,

不管偷來也好、搶來也好,只要成功就好,滿足欲望需要有什麼偉大的理由嗎?

對文英來說,想要就是得到,所以直接丟直球跟鋼太說:「把你獻給我吧!」

這是最直接不過了,因為得到就是最直接的終極目的啊!

 

院長看到高文英跑來了醫院,因此推斷認為醫院肯定有吸引高文英來的地方,

認為機不可失,大膽地向高文英提出要聘用她作醫院的文學治療課程講師,但高文英必須陪伴住院中的父親散步半小時,

而互動過程中院長向高文英提到父親著狀況很難恢復。高文英說了一句:「要做法嗎?」

其實也有個小地方做了有趣的呼應,

因為當時高文英在院長辦公室看到了一個傳說中能鎮住惡夢的玩偶,便將它偷走了,

回到自己受詛咒的城堡時,高文英便將玩偶拿出來放在桌上,對比著院長後續午睡是找不到自己的玩偶。

另外,院長與護理長目送高文英離開辦公室時,院長手裡也拿著做法的搖鈴搖著,

(鬼媽媽這部片裡面一直出現的那種搖鈴),

這與講究科學、醫學的精神病院院長有著微妙的對比。

 

曾在之前對鋼太說:「你不是避開,你是落荒而逃。」的高文英,

過去不也是對著不堪回首的回憶做了逃避、落荒而逃的選擇嗎?

所以她從未踏入記憶中讓她恐懼害怕的家,那個被她說是被詛咒的城堡。

但因為太喜歡鋼太了,隨著鋼太回到故鄉城津市的高文英,帶著不安與恐懼也回到了過去成長的家。

這座豪邸原本是父親為了讓自己的妻子安心寫作,選擇在寧靜的樹林中蓋了城堡,

在這城堡長大的高文英,從回憶看來也是備受折磨,

母親為知名的推理小說作家,但在高文英對於母親的記憶總是黑暗、恐怖,

母親曾對高文英說:「你是我最滿意的作品。」

甚至多次在耳邊提到要將前來拯救公主的王子給殺死,

推論也許高文英的母親本身可能患有某類的精神疾病,而她的清神狀態也深刻的影響著孩子,讓孩子活在恐懼之中,

而幾段畫面也帶到高文英疑似看著溺水的母親但沒有伸出援手、

手裡拿著鑰匙但面對母親在門內留著大量的血?(還是溺水的水?)

高文英一直不想面對的,就是充滿母親回憶的城堡,但這次為了鋼太並沒有選擇落荒而逃,她回到了詛咒的城堡了。

因為惡夢驚醒的文英,想起了鋼太教她的蝴蝶式擁抱,獨自在城堡的自己,也用這種方式來平撫自己的恐懼,

文英一邊拍打著自己肩膀,似乎也感覺到了是鋼太在她身邊安撫著她!(瞧,真的超級想把鋼太得到手!)

 

『童話是將現實的殘酷與暴力,以違背常理的方式寫成的殘忍幻想』

高文英在精神病院的課程一開始就丟了一個跟一般講師不一樣的震撼彈,讓鋼太看的心驚膽跳,

本來就沒太多溫度的高文英,用她一貫直球的方式跟病患說,童話只不過是殘忍的幻想著現實,

並一一的打破病患對童話原本的認知。

例如:

《興夫傳》不是因為為人善良才有機會發橫財,是在批判長子獨佔家產的繼承問題;

(興夫傳是朝鮮民間故事)

《醜小鴨》的主旨是告訴你不要以貌取人?不!是不要白費心機扶養別人的孩子,顧好自己的孩子就好;

《小美人魚》也不是跟你說即使會化成泡沫,也要致死不渝的愛一個人?而是提醒你覬覦有婚約在身的人,必遭天譴;

《國王的驢耳朵》也不是告訴你不能說人壞話,而是在背後說閒話才不會悶出病來。

最後,文英還跟所有的病患下了課程的結論:「別做夢了」「當你承認並接受現實的瞬間,每個人都會開心」

 

因為躁症發作而被送來沒關係病院的權起道,雖然掀起了一陣波瀾,但也讓鋼太與文英的內心更靠近了一些。

首先是權起道躁症發作,逃離醫院的時候,上了高文英的車,高文英開著車帶著權起道狂飆,

文鋼太想站在路中間想阻止高文英,高文英腦中閃過了文鋼太過去逃離的畫面,

一個是她小時候撕著蝴蝶,文鋼太覺得可怕便轉身逃離,當時高文英說鋼太是膽小鬼;

另一個是兩人前陣子相見,文鋼太曾對她說,遇到這種不會痊癒的人,就是避開她,

現在文鋼太卻站在馬路中阻擋她,讓她笑著對文鋼太說:「你現在不逃跑了?不閃避了?真帥氣~」

 

高文英帶著權起道一路闖進了國會議員權萬秀的選舉宣傳造勢會場,

權起道一上台就說自已是上流家庭都會出現的那個怪胎、讓家族蒙羞的敗家子,

全家都是首爾大學的菁英,自己只是一個資質不好的孩子,

說著因為成績不好被修理、因為不懂就瞧不起他、因為惹事就把他關起來,

同樣是孩子的他,卻被父母無視,他只是希望父母多看他一眼,多在意他一點。

文鋼太看著在台上瘋狂的唱歌、鬧事的權起道,有那麼幾秒鐘覺得在台上狂歡的是他自己,

(仔細看畫面,原本穿著大衣的權起道,有幾秒鐘其實是文鋼太,導演的呈現方式太棒了)

其實自小照顧自閉症哥哥道現在的鋼太,似乎失去了自己很久、幾乎沒有為自己活過,

那一刻,內心多少羨慕失控的權起道,把心裡的不滿都一籮筐的講出來了、在台上狂歡放肆的大笑著,

鋼太潛意識也許也希望自己也有這麼自由奔放的時候,所以他也忍不住回頭對文英說:「要不要,乾脆跟你一起玩?」

 

 

將造勢會場鬧得一團亂的權起道,媽媽上前賞了她一巴掌,怪他讓爸爸顏面盡失,更痛哭說自己為何生出了有病的孩子,

一邊罵著權起道,一邊打著,哭著離開也不肯跟著權起道去醫院,

權起道雖然笑著,眼中卻帶著悲傷說:

「她超愛我的!」

「只有被打的人才知道,如果他打你是出於愛,那就算被打了,也不會心情不好,真奇怪」

這段話讓文鋼太想起了小時候常因為沒有照顧好哥哥而被媽媽責罵,連媽媽送他去道館學習,理由也是為了保護哥哥,

媽媽曾對鋼太說,希望他要一輩子保護哥哥、照顧哥哥,那是他生下鋼太的理由。

看著不被在乎的權起道,文鋼太想起了自己被忽視的那個童年,

他的童年似乎只剩下為哥哥而過,連媽媽對他的期待都只有這樣。

 

高文英在過程中也毫不諱言的對鋼太說:

「我是小孩子,但我覺得你看起來比我更像小孩子,我看得出來你想被人疼愛。」

說著說著,一邊撥弄著鋼太的劉海,畫面一轉鋼太成為了小孩的樣子,看著高文英,這一幕其實也蠻讓人心疼的,

畢竟文鋼太為了哥哥必須要讓自己成長、成熟,看似能獨當一面的他,其實內心還是一個渴望愛的孩子。

 

高文英為了履行帶父親去散步的承諾,結果被自己的父親掐住脖子問他:「妳怎麼還活著!」

高文英躺在地上笑得掉了眼淚,醫院的護士都只關注高文英爸爸的狀況,

但其實躺在那裏是曾經因為父親受過傷害,心裡有創傷的高文英,也需要有人理解她並且治癒她。

高文英失神的,走出了醫院,大雨下著,她感覺很寂寞很孤單,

直到她的安全插梢文鋼太跑來找她,她終於安心地把自己疲憊又脆弱的自己,倒在文鋼太身上。

 

寫了這些,還能深入探討的還很多,包含了家有身障兒或是情緒障礙兒,父母與兒童互動的相關議題。

但在討論這議題之前,劇中高文英被禁止出版的《喪屍小孩》這故事,其實是相當重要的一個串聯,

這故事其實直接點出了文鋼太與權起道小時候心裡的缺塊,缺了被大人關愛與在乎的那一塊。

《喪屍小孩》故事:

村莊誕生了一個小男孩,膚色蒼白有一雙大眼睛,隨著孩子長大,媽媽知道孩子沒有情感是只有食慾喪屍,

媽媽為了避人耳目,將喪屍小孩藏在地下室,每天偷家畜給他吃,偷偷把他養大,

某天村莊因為瘟疫肆虐,不僅死了很多人,連家畜都死光了,

活著的人陸續離開,只有喪屍小孩的媽媽無法離開,留下來照顧自己的喪屍小孩,

為了給哭喊肚子餓的小孩東西吃,砍下自己的手臂,

最後四肢都給了孩子,只剩下軀幹,最後她爬向自己的小孩,把自己的軀體給了肚子餓的孩子,

孩子用雙臂緊緊抱住只剩下軀幹的媽媽,第一次開口說:「媽媽真是溫暖啊!」

孩子想要的究竟是食物,還是媽媽的溫暖呢?

 

文鋼太一邊讀著《喪屍小孩》,

畫面一邊帶入了權起道被媽媽打的畫面、文鋼太小時候被忽略的畫面、高文英小時候遭受精神折磨的畫面,

讀著讀著,文鋼太哭了,他何嘗不是跟故事裡的喪屍小孩一樣,想依戀的是母親的溫暖!?

 

那個老是惹事的權起道,家中認為他有病就把他藏起來,

連父親都覺得一直讓他轉病院,全韓國的精神病院轉了一輪孩子都可以一生都不用出院了,

其實權起道惹事無非是要家人關注,就好比喪失啃食的母親的肉一樣,

其實他貪戀的是被關注被照顧的溫暖,但大人卻認為他很丟臉的把他給關起來了。

 

而文鋼太的處境跟現實社會中家中有身障兒手足的家庭很像,

他是被母親賦予期待於責任生下的,母親總是把關心把焦點放在生病的哥哥上,

也許是出於大人對於無法給孩子健康的愧疚感、認為這樣的孩子需要更多照顧的彌補感,

媽媽總是花很多時間在哥哥身上,總是不小心忽略了也需要母愛的文鋼太,

當媽媽對文鋼太說,他出生的目的就是為了照顧哥哥

,這對孩子來說是多麼難受的事情,他也想成為被媽媽好好關愛、照顧的小孩。

 

文鋼太並沒有討厭哥哥,一方面卻也因為哥哥覺得自己心中缺了那一塊他渴望的愛,

他工作就是為了把哥哥照顧好,從未認真的想想自己的需求,

所以當他看到權起道在宣傳造勢現場如此的自由奔放,當下有那麼一點羨慕,

畢竟自己被壓抑太久,都已經不知道自己是否曾經有如此放鬆的開心過。

如同高文英對他說:「你比我更像小孩。」文鋼太的內心,有個長不大的孩子,需要有人理解與疼愛。

 

自閉症是在社交上會因為障礙程度不同而有不同程度的障礙,但實際上並不是智能障礙,

專注在自己世界的自閉症患者,多數都還有比常人出色的才能,

例如文尚泰就有著很好的記憶力與繪畫能力,

哥哥尚泰看著弟弟工作與生活,其實很多事情都心知肚明。

就好像逃避蝴蝶的其實是鋼太不是尚泰,而哥哥尚泰看著弟弟每年都得搬家逃避蝴蝶,

一直以來都在用自己的方式默默地存錢,因為他想買一台露營車,有了車就能讓他們兄弟倆可以不用一直搬家,

只要蝴蝶來了,開著車子離開就好,

對哥哥尚泰來說,這樣是最直接解決問題的方式,所以他一直努力存錢想買車。

 

 

面對直來直往有愛直說的高文英,南朱里就顯得太懦弱了許多,

明明心中有鋼太、明明在意、明明喜歡這麼久、明明都已經找了機會讓鋼太住進家裡、當自己的同事,

但比不上高文英對鋼太說:「你想跟我睡嗎?」直球告白:「我愛你!」

南朱里除了看在眼裡焦心不已,卻都沒有為自己的「想要」去爭取,只能去載洙的店喝酒解悶。

當你有情敵,情敵條件不輸妳,而且比妳積極的時候,那麼要得到真的就不是那麼容易了,

畢竟妳的情敵是既然想要就要得到的行動派啊!

 

 

 

 

經典台詞 

一、

有些東西即使再努力切割,也無法徹底切斷

二、

想擁有就要得到為止,滿足慾望需要什麼偉大的理由嗎?

三、

人和人之間的關係,怎麼能用這麼簡單的一句話來定義呢?

四、

人無法逃避早已注定的命運

五、

你不該帶著偏見看病患

六、

童話不是承載夢想的迷幻劑,而是喚醒現實的清醒劑,

拜託你們別再作夢了,別抬頭看夜空繁星,低頭看看踩在泥濘裡的雙腳吧,那才是現實,

當你承認並接受現實的瞬間,每個人都會開心

七、

人都是這樣啊,明知道不知道在心裡殺了多少人,卻擺出一副偽善的面孔,畢竟世上沒有完美無瑕的人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